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世界军贸现状及走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5-21 17:13

人民网北京5月21日 (记者 黄子娟)近日,美国向乌克兰提供2500万军事援助,并向阿联酋出口价值5.56亿美元的防地雷反伏击车,波音公司计划向菲律宾出口AH-6i直升机,韩国向塞内加尔交付首架KA-1S涡桨战斗机……随着疫情下国际局势不稳定因素陡增,军贸市场也逐渐活跃。

疫情终究会过去,而疫情过后的世界格局受到各国的广泛关注。疫情的蔓延究竟会对国际军贸产生怎样的影响?疫情过后的世界格局又将如何发展?针对这些问题,人民网记者采访了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马建光、庞超伟以及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特约研究人员申起有,分别就各国军贸背景及受疫情影响情况,对疫情下的世界军贸现状及走向进行了深入解读。

疫情现状不容乐观,军贸市场波动起伏

疫情的肆虐不仅对世界经济、地缘政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对军贸领域也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对于美国而言,其军火行业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冲击。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数据,2015年至2019年间,美国武器出口额占全球的35%。但美国有关专家预测,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国政府几乎必然会被迫削减购买军事装备的开支,而这种削减将严重打击美国的军火行业。

俄罗斯作为另一军火出口大国,为减小新冠肺炎疫情对军工企业的冲击,今年4月9日,俄总统普京主持召开了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会议,决定在军工企业采取必要卫生措施基础上,保证企业正常生产。普京强调:“随着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对整个全球经济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我们需要灵活、及时地调整工作形式和方法,必须寻找有效的方法来保持俄罗斯在军事产品出口方面的领先地位。”

在目前严峻的防疫形势下,不同国家面对疫情所采取的军费开支措施不尽相同。有些国家以抗击疫情作为首要任务,不断减少军费开支,以确保可投入大量资金购进医疗设备和公共物资,比如泰国,其国防部发言人孔奇中将公开表示,将主动削减2020财年总预算的10%作为抗疫资金;而也有一部分国家继续开展军事贸易活动,军费开支受疫情的影响不大,比如世界军火进口大国的印度,其与俄罗斯之间的军售合同,包括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交付都将如期进行,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专家表示,不同国家根据自身的国情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但在疫情影响的大形势下,国际军贸仍将会持续一段时间的动荡,而安全形势的不稳定因素增加,可能会刺激军火市场更加繁荣。

军贸市场有收有放,美俄博弈持续进行

在军贸市场中,美国占领全球军备出口国第一的位置已有很多年,但是俄罗斯作为军备出口大国,在一些地区的军备吸引力足以抗衡美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国军费开支也处于波动状态,全球军售市场两大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和美国的博弈也从未间断。

早在2015年,印尼便欲购买俄罗斯的苏-35战机,但却遭到了美国的强烈反对。即便如此,印尼仍在2018年2月与俄罗斯正式签订了价格在11亿美元左右的合同,计划从俄罗斯购进11架苏-35战机。但是由于美国从中作梗,至今为止,也还没有交付一架战机。据美媒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仍在向印尼政府施压,要求其放弃采购俄罗斯战斗机,否则美国便将对印尼进行严厉制裁。由此可见,为扩大局部地区影响力,美俄两个大国在军火贸易上的交锋从未止步。

印度作为世界第三大军费开支国家,其对军火的进口量也在逐年增加。不过随着近期印度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印军对外装备采购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近日,印军计划通过采购国产装备从而暂时替代从外国进口军火,进而减轻疫情期间军费负担。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推进印军装备国产化,但是由于印军武器装备存在劣势,长期使用国产武器替代,其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所以从长远来看,印度军火采购大国的地位不会动摇。

作为世界军火出口大国的俄罗斯,长期以来都是印度最大的武器供应商,但是美国自然不会放弃与俄罗斯在印度军火市场份额的争夺。今年2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会谈。

特朗普表示,美国将向印度出售价值30多亿美元的军事装备,包括24架MH60R海鹰直升机和6架AH64E型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而在当下受到疫情影响时,印度与俄罗斯的军贸合作仍在稳步进行中。3月份俄罗斯透露称,印度将再购买400辆T-90S坦克。俄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德米特里·舒加耶夫也表示,印度“极有可能”马上订购新一批米格-29战机,并敲定一项短程防空系统合同。

专家认为,在疫情的影响下, 世界军贸市场张弛有度,各个国家出于自身安全利益的考量,对军火进出口采取不同的政策和措施,军贸市场相比国民经济而言显得更为坚挺,美俄两大军火出口国在军贸市场的博弈和交锋更是从未止步。

国际局势变化莫测,“疫”后军火市场何去何从

军火贸易是凸显大国政治影响、加强大国在某一地区政治存在、输出和扩大影响力的主要工具。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随着世界大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不断激化,世界局势的不稳定因素逐步增加。军火贸易和世界各国之间的政治、经济紧密相连。新冠肺炎疫情到来之前,世界上的热点问题并未得到妥善解决。局部地区之间的战争只是由于疫情影响而暂时停火。疫情之下,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也有所抬头,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中国家很有可能通过进口军火来维护自身在贸易方面的切实利益。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军事大国而言,为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其对外进行军事扩张的可能性不断加大,大国与大国之间发生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增加。

专家认为,从中东地区来看,面对伊朗军事力量的日益强大,沙特作为中东地区的大国,其军火进口大国的地位不会改变。阿联酋作为中东地区的另一主要国家,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战略考量, 其也不会减少军火进口的开支。随着地区局势的不稳定因素增加,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形势也逐步升级。韩国作为采购美国军事装备的大客户,其作为东北亚地区军火进口大国的地位也不会轻易改变。

疫情过后,世界不稳定因素逐渐增加,世界各国对于军火进口的需求基本维持不变。另外,随着核武谈判受到影响,很多国家将加强自身国防建设以维护自己的安全利益。疫情过后国际经济持续低迷,美俄两国很有可能在国际军贸市场竞相发力,以此作为拉动国内出口、获取经济利益的增长点。军工企业拥有短频快的优势,也可以对国内经济的复苏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总体来看,疫情过后美俄两国作为主要军火出口大国的格局不会改变,而印度、韩国、越南以及沙特、土耳其等中东国家作为军火主要进口大国的格局也不会改变,新一轮军火贸易很有可能会在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状态下逆势上扬。

(责编:陈羽、黄子娟)

文章评论